为此

2017-01-31 07:23

6年来,俄罗斯各战区以强化演训和突击战备检查机制为突破口,以实战化训练为依托,着力提升部队实战能力。

(作者李志新 单位:西安政治学院)

此外,为保证改革计划的落实,普京总统还借助政府和社会力量推进军队改革,为军队注入了新思想、新理念、新活力。比如通过引入现代管理理念,提高了军费使用效率。通过推动武器装备采购和军队后勤走社会化和商业化的道路,走出了一条具有自身特色的军民融合道路。

一是突出安全威胁。近年来,各战区组织实施的战略性演习均针对本方向主要对手和可能的威胁,演练未来战争模式。例如,东方-2014演习以东亚能源危机和南千岛群岛领土争端为背景,立足于以美日为作战对象的中等规模、中等强度的局部战争;中部-2015演习以俄中亚地区盟国遭受国际恐怖分子袭扰破坏为背景,立足于以国际恐怖分子为作战对象的小规模、低强度武装冲突;高加索-2016战略军事演习以应对与北约的军事冲突为背景,立足于与美国为潜在对手的中等规模、中等强度的局部战争。

俄罗斯的战区改革经历了比其他大国更多的风险考验,最终能够从改革阵痛中走出来,其基本经验是值得总结和思考的。

东部战区则形成了核常并用的遏制战略。其主要内容是,以服务东部地区社会经济发展为大局,以保障东部地区领土完整与局势稳定向好为根本任务,以美日军事同盟为主要战略对手,以避免各类军事冲突为根本目标,采取核常遏制并用为基本途径的遏制战略。

与纠偏相似,此前被俄罗斯前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解职的一些高级军官也官复原职,被裁掉的数百个军兵种司令部机关岗位也被恢复,从而避免了军官、技术兵等专业人才的匮乏。2015年俄军又利用空天军合并的机会,再度恢复了空军的师一团编制。至今,俄罗斯军事改革也没有完全停止,反而显现出更加坚定而执着的勇气。

为此,2012年俄罗斯军队借助组建空天防御兵的时机又增加7万名军官的编制,军官数量增至22万名。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上任伊始即强调逐步恢复师级编制,最先得到平反的是著名的塔曼摩步旅和坎杰米洛夫坦克旅,在2014年5月的红场阅兵时即以师的编制出现。

战略遏制上,在继续倚重战略核力量的前提下,俄军强调综合遏制能力。新版《军事学说》坚持核遏制在国家安全体系中的突出地位的同时,突出非核遏制概念,强调综合运用非核手段,积极推进信息化、智能化等新型作战力量建设,依靠强大的常规军力,有效防范敌对势力对俄罗斯的侵略。

四是加强军事改革的法律制度保障。研究发现,俄罗斯战区改革之初,由于国防部与政府其他部门缺少沟通,军方制定的改革计划得不到政府有关部门的支持而难以推动。与此同时,政府出台的相关国家改革措施也很少考虑军队的需求,结果造成了缺少顶层设计、措施不配套、各行其是的局面,致使战区各项改革进展缓慢。

6年来,俄罗斯战区在战略制定上综合了方向战略和军种战略的合理成分,根据战区的实际情况,确定了方向性强、指导性强的战区战略。

此外,俄罗斯还在实战中检验快速投送能力。2015年9月7日到2016年1月10日的123天里,俄罗斯南部战区空军运用10架安-124鲁斯兰大型战略运输机,起降280架次,向叙利亚空运了1.38万吨作战物资,为俄罗斯军队赴叙利亚作战提供了关键保障。

俄罗斯战区改革后来之所以能不断推进、取得成效,很重要的一点是建立了一套保障军队改革的相关法律制度。俄罗斯在推动国防和军队改革中先后出台和修订了《国防法》《军事改革法》《军人地位法》和《军人义务与服役法》等政策法规,在法律制度上明确了各部门的地位和职责,使各项措施落实都有法可依,这对保障军事改革的成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南部战区形成了以应对现实威胁为主的积极防御战略。其主要内容是,以常备常规力量为战略手段,以清剿恐怖分子与匪帮武装为现实任务,以反击北约扩张和维护本国在高加索地区主导地位为战略利益诉求,实行打赢与区内任何对手发生的武装冲突与局部战争为战略目标的积极防御战略。

三是突出精确打击。近几年来,俄战区多次在实战或演习中演练利用远程精确打击武器毁伤敌关键节点能力。2015年10月7日,俄罗斯南部战区里海舰队发射的26枚3m14克拉布巡航导弹以误差不超过3米的精度击毁了在叙利亚的恐怖分子弹药库和训练营。

新战区成立后,俄军四大战区联合战略司令部统一指挥辖区内陆、海、空三军部队,俄军联演联训在组织上得以实现。被剥离出作战指挥链的军种司令部专司本军种的发展、装备更新和人员轮训。例如,陆军总司令将作战指挥权交给战区后,主要负责规划和组织陆军建设与发展,对初级专业人员和军士战斗训练、培训活动进行组织、实施和监督。海军司令部移交舰队指挥权后,其职能转向军政事务,如战略规划、教育训练以及与科研院校合作等。

俄战区改革勇于在纠错中不断完善改革部署

为进一步提高精确打击能力,在高加索-2016演习中,参演部队还动用伊斯坎德尔-m战役战术导弹、图-160、图-22m3以及达吉斯坦导弹护卫舰等陆、空、海远程精确打击武器对敌战役纵深的重要目标和节点实施联合火力毁伤,顺利达成瘫痪敌作战体系的效果。

一是找准突破口。俄罗斯战区成立是随着国防体制和作战指挥体制调整开始的,经过6年的运行和探索,最终建立起不同于美军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国防领导与指挥体制。应当说,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无论是国防部内部的结构调整,还是总参谋部的职能定位,都曾出现强烈的反对声音。

面对重重困难,俄罗斯总统强力干预,排除阻力,坚持自上而下推动,为军事改革提供坚强的政治和组织保证。其基本做法是不换思路就换人,果断采取措施,对高级将领进行大范围调整。值得一提的是,俄空军总司令泽林和海军总司令维索茨基曾强烈反对取消军种指挥权,即使是在改革方案被批准、国防部作出决议后,两人仍通过接受采访等方式表达不满。俄军在同一天解除了两人的总司令职务,严肃了改革纪律,震慑了改革的反对者。

中部战区形成了以战略支援为主的预备战略。其主要内容是,负责中亚战略方向的军事安全,此外,还履行战略预备队职能,即在其他战略方向需要时提供军事支援。

四是突出信息对抗。战区成立后,俄军的战略性演习均注重依托新型一体化指挥通信系统和侦察情报自动化综合处理系统等网络化信息平台,构建了实时条件下的统一信息空间,突出指挥控制、侦察情报、信息传输和火力打击等系统的一体化运用。为进一步提高信息对抗能力,2015年12月,俄罗斯网络安全联盟和中国互联网安全协会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此框架内就对抗信息战交换经验,并进行演习。此举表明,战区改革后,俄罗斯高层十分重视国家信息安全领域的演习,特别是信息对抗战。

为了检验战区改革成效,俄罗斯于2016年8月25日对战区训练战备情况进行突击检查。根据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命令,俄罗斯南部战区,部分西部和中部战区部队、北方舰队、空天军与空降部队司令部从莫斯科时间8月25日7时起进入完全战备状态。从官方公布的消息来看,各战区、司令部在新体制下指挥链运行稳定,部队集结迅速,均按要求完成规定动作,部队战备水平提升明显。

积极调整修订作战理论

战区成立后,各联合战略司令部以战区战略为指导,以作战任务为牵引,不断对作战理论进行调整完善。例如,在威胁判断上,俄新版《军事学说》明确将北约定位为主要外部威胁,将对北极、太空等新疆域争夺列为武装力量优先任务。俄军正式提出,未来发生世界大战和俄遭受大规模入侵的可能性大幅降低,俄各战区将主要应对局部战争和边境地区的武装冲突。

三是借鉴他国经验的同时立足本国国情。资料显示,俄罗斯战区改革虽然在思路上借鉴了西方国家的经验,但仍保持了自己的特色。比如在战区构建联合战略司令部后,战区仍旧保留了部分军事行政和防卫功能,各种职业化、社会化政策都没有照抄西方模式。而出现问题最多、不得不返工的举措,都是因为照搬西方做法,脱离俄国国情军情所致。还要看到,俄罗斯经济迅速复苏,使得国家能够加大对军事改革的投入,对于促进军队稳定和实现改革目标至关重要。

2010年10月22日,俄罗斯完成了四大战区和司令部的组建。新的西部战区在原来的莫斯科军区与列宁格勒军区基础上建立,其编成包括原先两个军区的部队和北方舰队、波罗的海舰队,组成西部战区联合战略司令部;北高加索军区和黑海舰队、里海舰队合并为南部军区,成立南部战区联合战略司令部;伏尔加河沿岸-乌拉尔军区与西伯利亚军区西部合并为中部战区,成立中部战区联合战略司令部;远东军区与西伯利亚军区东部和太平洋舰队合并为东部战区,成立东部战区联合战略司令部。新成立的四大战区总部分别设在圣彼得堡(西部战区)、罗斯托夫(南部战区)、叶卡捷琳堡(中部战区)和哈巴罗夫斯克(东部战区)。

西部战区形成了以应对北约为主的综合遏制战略。其主要内容是,以对抗北约东扩和美国及北约军事基础设施向俄边界推进为主要战略目标,以非对称原则为基本战略方针,采取包括核武器遏制和高精武器遏制在内的综合遏制,以加里宁格勒特别区为战略支点,实施以俄白联盟国家为地缘战略依托的综合遏制性防御战略。

俄罗斯战区改革从根本上改变部队原有隶属关系、编制体制和装备组成,主要目的是减少指挥层级,提高作战效率。以陆军为例,原先的军区-集团军-师-团四级指挥层次被减到三级,即联合战略司令部-战役司令部-旅。原来的陆军集团军全部改为10个合成战役司令部,部队全部实行旅级编制。师级编制撤销后改为常备旅,这样可使陆军部队灵活遂行平时和武装冲突过程中的各种任务,战时则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在某一个战略方向上建立起作战集群。海军方面,在战区一级设立海军副司令职务,原来的舰队改为海军战役司令部,下设海军基地。而空军方面,原来的4个空防集团军改为4个空防战役司令部,与现有的4个联合战略司令部相适应,下设航空兵基地。

俄四大战区形成了指导性强的战区战略

在联合作战上,改变以陆军为主体、其他军种支援配合的合同作战思想,强调在确定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基础上,明确了联合作战力量编成、联合作战协同方式及联合作战保障方式,既强调传统的战略性战役的合同作战,又注重提升信息化条件下的一体化作战能力。

当地时间10月26日8时,俄罗斯等7国的部分空军以及雷达部队、防空导弹部队参加了独联体联合防空体系大规模演习。俄罗斯西部战区130多个指挥所投入演习,地面防空部队s-400、s-300和铠甲-s防空系统模拟发射了200枚导弹,无线电技术兵操纵3000多台飞行器,打击假想目标近100个。战区空军部队战机升空100多架次,米格-31、米格-29和苏-27瞄准敌方远程战略轰炸机和歼击机50多次。如此大规模的演习表明俄罗斯西部战区作战能力明显增强,同时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俄罗斯战区体制改革初见成效。

在作战力量运用上,强调综合运用远程精确打击力量及非核战略武器等新型常规火力突击兵器,对敌核心要害目标实施先发制人打击。

二是勇于在纠错中不断完善改革部署。俄罗斯战区改革虽然初见成效,但其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也经历了激进试错的考验,但俄罗斯领导层始终没有放弃军事改革的努力,而是在不断纠错中继续完善改革部署。在2008年的战区改革中,俄罗斯航空兵部队取消了师-团建制,全部改为基地-大队的模式,防空部队也全部撤销军师建制,改编为13个空天防御旅。这种盲目效仿美军编制模式,以旅替代所有师级编制,导致大批师级军官被迫下岗,部队战斗力大幅下降。同时,也造成了俄罗斯部队指挥员和专业技术人员出现严重短缺。

俄各战区突出实战化训练

战区成立的主要目的是减少指挥层级,提高作战效率

二是突出快速投送。在近年几次大规模演习中,俄军均将远距离跨区机动打击作为演练重点,体现了以少量精兵快速制胜的作战思想。如,东方-2014演习在俄13个联邦主体举行,空军50余架飞机由中部、西部转场至远东地区,出动40架次飞机将约3000名官兵、60余件装备空运至5000~1.2万公里外的指定地域。经过演习,特别是大规模战备突查检查,俄军基本实现1小时拉动、8小时全员全装向集结地域机动、24小时内完成战役部署的战备指标。

在兵力运用上,强调积极防御的同时,突出灵活机动、精兵速胜的理念。俄2014年版《军事学说》保持了积极防御的作战思想,体现了寓攻于防、攻防兼备的理念,反攻与防御紧密衔接,在防御过程中做好反攻准备,反攻一开始就对敌实施强大的突击。